院山公墓电话号码:陈明

2022-08-30人阅读成都公墓网

公安战线上,他是“神秘”而又“平凡”的人;他是业界的翘楚,在追求真相的道路上,他上下求索,为“结果证实了推理”而欢呼振奋。

他就是陈明,45岁,中共党员,自贡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副所长;他也是寻找真相幕后的无名英雄,但全省理化界都知道自贡有个陈明。

他从警20年来,检验各类案事件3000余起,在多起重特大投毒、制毒、贩毒、爆炸等案件侦破及非正常死亡、群体事件等重大事件的成功处置中都发挥了关键作用,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他在国家级刑事技术刊物上发表论文6篇,入选公安部刑事技术青人才库,被人社部、公安部联合评为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被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聘为理化检验专业委员会委员,被四川省质监局聘为省级资质认定评审员并多次参与市州司法鉴定机构及公安局实验室评审。

他先后记个人三等功2次,获嘉奖表彰7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次,被评为市级共产党员示范岗,被推选为市党代表,获全市公安系统“我最喜爱的同事”等,被省厅评为业务能手1次,公务员年度考核评定为优秀5次。

面对案子,他总要比别人多想一种可能性

“从大学毕业进入刑科所,一干就是20年。”1998年,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本科毕业的陈明圆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当警察、当刑警。

和其他刑警不一样的是,陈明的“战场”不仅有围着警戒线的命案现场,而且还有摆满精密仪器和瓶瓶罐罐的检验室。他从事的是理化检验。处理一份检材,提取到微量药物,进样到各类分析仪器里,电脑屏幕上很快呈现出不同波谷峰形,通过特殊“解码”能够知道是什么毒物。“真正要从检材中分析出毒物的成分,不仅需要反复试验处理,还需要做大量比对。”在陈明看来,理化检验人员出勘现场虽然相对少些,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闭门造车”,同样需要了解案情,尤其是现场具体情况。

为此,作为一个优秀的毒化检验人员,面对案子,陈明总要比别人多想一种可能性。

2011年4月,在自贡市大安区三多寨发生一起中毒案。婆婆、儿媳妇、孙女祖孙三代在家吃过午饭后出现中毒症状,年仅1岁的孙女抢救无效死亡。通过现场勘查和死者症状分析,初步怀疑系“毒鼠强”中毒。

死者一家为人友善,和邻里关系都很好,是谁投毒?办案民警陷入了思索。“三人一起吃饭,为何只有儿媳妇和孙女出现了中毒症状?”在职业敏感的驱使下,陈明再次对现场进行细致的勘查,认真地提取和检验。从潲水桶、饭碗,甚至连蒸饭锅中的剩饭都做了分层检验,均查出有剧毒鼠药成分。凭着扎实的化学知识和丰富的毒物检验经验,“三个人同时吃有毒的饭,却只有两个人中毒,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尤其是未出现中毒症状的人可能有重大嫌疑。”随即,陈明立即将这一重大情况通报了外侦民警。根据这个疑点,侦查员再度展开侦查,最后找到凶手,是婆婆在米饭中投毒,杀死了自己的孙女。

据婆婆交待,自己一直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由于当时政策规定只能生一个孩子,便有了毒死孙女,让儿子重新生一个小孩的念头。当天中午吃饭时,她将毒鼠强放入米饭中,自己假装做出吃饭的动作,但实际没有吃下去。

根据嫌疑人的交待,和陈明从现场物证找出的情况几乎完全一致,作案的每个环节都有证据佐证,从而为此案形成一套完整的证据。

面对压力 他总能拨开迷雾让真相大白

作为一名专职技术检验的警察,虽然身处没有硝烟的战场,然而将一件件扑朔迷离的案件抽丝剥茧,让真相浮出水面,是陈明从事这份工作的最大成就。

2008年,在自贡市富顺县兜山镇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案件。

从1996年开始的12年间,当地村民刘强夫妇(化名)每生一个儿子,不出3年时间,这个儿子就会因为各种离奇的原因突然暴毙,当地的赤脚医生也找不出死因,4个儿子莫名其妙死去。

为此,刘强夫妇以为“撞了鬼”,先后多次去当地请大仙和神婆求符、算命。他请来疾控中心人员对自家房屋内的土壤、水质等进行了检测,结果均无异常。因怪病死亡的家禽,被送到畜牧局进行检测,无任何病疫。随着媒体的报道,一时间,怪事也像沙尘一般迅速弥漫开来,社会舆论对此怪事议论纷纷。

在接到报案后,警方迅速介入调查。为查明真相,陈明临危受命参与案件侦破。上级领导要求,迅速查明真相,消除影响。

根据对几名死者的症状描述,陈明凭借经验敏锐地判断可能是毒鼠强中毒。但由于此案发案时间太久,现场物证灭失,能否查出毒物陈明心中也没有底。“如果不能证明刘强的四个儿子是中毒死亡,甚至此事都无法立案。”刚接手此案时,陈明已经感受到了肩上沉甸甸的压力。

刘强的四儿子刚去世不久,为查明死因,陈明协同法医先对其开棺验尸。果然,在四儿子的胸腔积液、肝脏、胃组织中检测出毒鼠强。“虽然结果和陈明判断的一致,但要拨开系列迷雾,还需要查明另外几人的死因佐证。”陈明说。

此时,刘强的另外三个儿子已经去世多年,大儿子、二儿子早已尸骨无存。四年前,三儿子去世后,草草下葬遗体腐烂后只剩下零散的尸骨和包装的竹质背筐,已经无法从其体内提取检材。由于此案时间已久,没有现场、没有其他物证,只有检验结果才能串起四个孩子的死亡线索。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陈明身上。

“毒鼠强的化学结构非常稳定, 不易降解,尸体腐烂后,或许还会渗透到尸体下的泥土里。” 一番思索后,陈明大胆的试一试,在对刘强三儿子尸体下的泥土采样后,他还对旁边的泥土采样便于对比。很快检验结果出来了:尸体下的泥土含有毒鼠强成分,而旁边的泥土则没有。这就意味着,三儿子也是死于毒鼠强中毒。四个儿子的死亡就能得到关联侦办。

固定了证据,查明了死因,给破案提供了更加明确的线索,该案犯罪嫌疑人很快被抓获。

原来,俩妯娌因为琐事吵架,大嫂一直怀恨在心,而且嫉妒小叔子刘强生儿子,而自家一直生女儿。12年间,刘强的嫂子用毒鼠强将小叔子家的4个儿子相继毒杀,只为让其“断子绝孙”。

拨开迷雾,真相大白。时至今日,陈明提起当时的情况,依然双眼放光。他说,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最高兴的就是自己检验的结论在侦破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就像打了一个大胜仗,这个结果是最让人兴奋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面对战机 他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虽然科技越来越发达,但对陈明来说,肩上的压力却丝毫没有减轻,“毒化检验结果都是关乎禁毒的大事,需要有高度的责任感,哪怕是一丁点的错也是不允许犯的。”

在2018年6月26日,自贡市公安局召开的“夏安”行动禁毒联动新闻通气会上,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林叶能信心满满地向媒体通报:自贡警方刚破获一起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缴获冰毒39公斤,这也是建国以来全市最大的贩毒案。

不为人知的是,在这起案件的背后,也有着陈明忠诚履职的责任担当和关键的“临门一脚”。

2018年5月2日凌晨2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陈明从睡梦中惊醒。打电话的是分局一禁毒民警:“老陈,现在有没有试剂条无法检测到的新型液体毒品?”在电话中,陈明了解到分局正在侦办一起毒品大案,急需对可疑样品进行判断。“按理说现在”市面”上的毒品大都能通过试剂条初步检验,你们拿不准的话,马上带到刑科所给我看看。”挂掉电话,陈明立即起床赶往办公室,等待送检的样品。

原来,分局禁毒大队经过长期工作,发现了一个利用快递物流运输毒品的贩毒团伙。这次他们从外地寄了一批液体饮料到自贡,办案民警初步怀疑这批液体为毒品,但通过试剂条对样品进行筛查结果呈阴性,在“吃不准”的情况下,这才深夜打电话请教毒化检验方面的专家陈明。

实验室里,陈明先用试剂条测了一下,的确没反应。之后用仪器检测也不明显。按照正常检验程序,这样的结果已经可以“交差”了。但听办案民警介绍,这是一个毒品大案,这批货数量极大,这次关键的检验结果直接关系到案件的走向——如果不是毒品,盲目收网的话,极有可能打草惊蛇,战友们长时间经营案件的艰辛付之东流;如果是毒品而没有检测出来的话,大量的毒品从警方眼皮底下流入社会,危害极大。

陈明决定再试试。他又尝试通过不同提取方法排出干扰,反复检验分析。一个小时后,终于有了结果:甲基苯丙胺!这个结果让陈明兴奋起来:“确认为毒品无疑,你们可以办个大案了!”

根据陈明的检验结果,警方决定立即收网。当天晚上传来喜讯:警方分别在高新区、自流井区多处抓获犯罪嫌疑人6人,缴获冰毒39公斤,扣押涉案车辆3辆。事后,办案民警专门打来电话感谢陈明,得益于他对可疑物品即时、科学、准确检验,迅速确定案侦关键线索,为成功侦破创史大案赢得战机。

面对发展 他带领刑科所成为全省首家“双认证”

2012年,陈明被自贡市公安局记三等功。沉甸甸的奖章记录的是他对刑科所标准化、规范化建设所付出的辛劳。他对自己的事业投入的不只是青春岁月,还有热情和奉献。

由于科技的发展,诉讼制度的改革,对刑事技术检验鉴定要求也越来越高,自贡刑科所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的传统模式渐渐开始不适应技术发展的需要。从2006年开始,陈明奉命主抓刑科所的标准化、规范化建设和实验室国家认可工作。“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对于刑科所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意味着彻底的改变。”陈明说,为此他不断的钻研学习,查阅资料、开展培训,组织编写体系文件,大到检验方法,小到耗材的出入库,从案件受理到文书归档都一一做了详尽的规范。

目前,由他主抓的鉴定所实验室国家认可和资质认定均一次性顺利通过评审,刑科所也成为全省首家“双认证”刑事技术机构。“以后我们出具的检验鉴定结果是能够被世界几十个国家认可的!”,陈明自豪的说。

陈明主抓的刑科所的各类系统管理,也全面提升了全市检验鉴定标准化、规范化水平,提高检验鉴定质量,高质量服务全市公安工作,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做出重大贡献。(责任编辑:钟静)

原创文章 请勿转载:https://www.29737.cn/wenhua/234.html
《成都老吴》公墓网!
互动热线:183 283 29737

猜你喜欢

人气墓地